狼顾之颛

There's an Accelerator

转载于 摘纪录

摘纪录: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新的荒凉。
摘纪录:



Had l not seen the sun l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
——Emily Dickinson




独自承受病痛是人生最可怕的事

《大圣归来》的影评

有人半开玩笑地说作为国漫这是上限,在目前的状态下这部确实能称得上是国产动画电影中制作最精良场面最考究的一部,但是有了这样的一个先驱,后来者当然也是会前赴后继直追赶超,这点我同样坚信不移。

说回关于评论的事,作为长年的日漫喜好者,我知彻并且深知,若是要将一部动画或是漫画做到家喻户晓闻者称能,风格是不折不扣的先决要素,你的风格便能决定你是否具有与众不同的特点。不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亦或是欧美。日本在1917年产生漫画直至二战他们战败结束,期间的漫画风格皆以战争暴力以及宣传赞扬军国主义balabala,这是他们在那个时期典型的风格,风靡整个日本。至于后来七十年代末期动画卡通分家,八十年代动画出现许...

图随便找的侵删☆


——————————————

♟第二天♟


[时间这样缓缓地消逝,消逝,那个也曾令我无比紧张与惶恐的几天也要降临在妹妹的头上,那属于每年的六月,每届的高中三年级的战斗场]唔啊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必须得做点什么吧让她放轻松放轻松我这个做哥哥的!!!!!![因为全然忘记当年自己高考时还未远在他乡的父母做过些什么,导致现在站在楼下向上看着依然亮着的那个房间,内心世界杂乱的声音此起彼伏]果然还是买很多好吃的…吧?或者写一些热血沸腾的字眼贴满家里或者是印在衣服上?还是说周末陪她出门爬爬山??[不行了越想越多的想法根本停不下来,狠拍了一下头把自己拉了回来,走进了电梯]

[到了家后果然静得只剩下笔敲打在并不算柔软的纸质上“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休息会出来吃夜宵啦!今天是蓝莓粥!!我可都忍着没半路上就给吃了来的![于是从厨房里拿了勺子出来]

哥你先放那吧别拿进来了你一进来又要弄乱我卷子害我找半天![虽然说是预料之内的答复,但语速比平常更快,果然…压力还是很大吧,轻轻叹了口气给人把粥放桌上扣好]好好好我不进我不进…你待会写完出来吃我把勺给你放这儿了![然后回答的是死一般的沉默,和“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

[怀着在网上查查怎么能缓解高考综合症患者的症状的目的翻开了电脑,结果查了不到十分钟自己就倒下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发觉以一种相当诡异的姿势将笔记本放在裆部保持了一晚上,笔记本是扣着的并且关了机,肯定是妹妹儿给关的吧,都不给我拿下去…]

[本能驱使自己浑浑噩噩地走到厨房开始弄早餐,煎仨煎蛋,烙俩饼,热俩牛奶,成了,端着大盘小盘往客厅走的时候看见这个顶着凌乱毛发和大小还不一样的黑眼圈靠在房间门上闭着眼打哈欠的生物,也以一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的方式睡着她的回笼觉]赶快刷牙洗脸去你看头发都给睡成这样![放下盘子偏过去逮着人脸就开始各种揉,一般这种方式她比较容易醒的快一点并且给我造成会心一击,于是今天意料之外地,鬼使神差地,妹妹一把伸手过来倒我身上来了,继续着回笼觉]诶…都给你说别太晚睡嘛不听话…[听着人平稳的呼吸声,于是我就放弃了接下来想balabala一大段的话语,叹了口气拍拍人头]就再让你睡五分钟…就五分钟哦。


#来自一个哥哥对即将参加高考的妹妹儿隔着屏幕温暖的拥抱#


很久没码字了∑试着开了个原创名为“第n天”,写了心目当中自己和妹妹儿的梗

——————————————

♟第一天♟


[深夜回到住所,大部分住户都早早睡下,从楼底放眼望上去只有那么稀稀疏疏的几扇窗里还透着光亮,其中熟悉的那盏护目灯徐徐发出鹅黄色光芒,温暖安心]

[随着电梯“叮”的脆响,一手提着妹妹明天的早饭另一只手边走边松开勒在衬衫上紧紧的细长领带,这是妹妹在哪年生日的时候送的礼物来着…?说到底每年过生日的时候她总是买各种各样的领带送啊…这么无奈地想了想衣柜里挂着的领带们]

[缓慢的思绪再一次被电梯的提示音拉回,走到门口摸出家门钥匙缓缓旋进门锁,门缓缓打开时伴随着“吱啦”的怪响,本以为又会得到“哥你开个门吓死个人了有没有给我带吃的我好饿…”这一类似的话语,但回答自己的最终是一片安静,反手带上门后放下手里的夜宵和早饭,尽量步伐轻地循着护目灯光走进那个平常老被妹妹以“你进来又给我弄得乱七八糟”为理由而不被准许进入的地方,门大大打开着,时不时吹着风还能把门给吹的撞着墙发出响声]这都能睡着……[看着趴在桌子上的穿得毛绒绒的人影和一样毛绒绒的乱发,微微叹了口气后从旁边摆放复杂的木质床上扯下来一条略厚的毛毯,轻轻搭在毛绒绒的身影上,顺手把风灌入的窗户也合上后坐在桌旁堆得跟椅子有得一比高度的书堆上,看着桌子上各种各样的真题考卷复习资料和趴在上面的略显细窄的肩]看着你这么累哥是真的心疼啊…但是无论怎样哥都一直都在所以什么也别怕相信自己就好了![虽然知道妹妹儿已经睡着了但是仍然想说出来,因为妹妹对于我来说,果然还是唯一重要的存在.]


下楼的时候竟然碰见了个surprise


芬格尔不喜欢在傍晚的时候看海,因为他深爱着的如今那个已经变成人工智能的女孩儿就死在十一年前格陵兰冰海一个黑暗的黄昏。


渣鱼

我关注的人

© 狼顾之颛 | Powered by LOFTER